<sub id="j1h5t"><listing id="j1h5t"><menuitem id="j1h5t"></menuitem></listing></sub>

<address id="j1h5t"><address id="j1h5t"><listing id="j1h5t"></listing></address></address>

<form id="j1h5t"></form>

<address id="j1h5t"></address>

    <address id="j1h5t"><listing id="j1h5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j1h5t"></address>

    <sub id="j1h5t"><dfn id="j1h5t"><menuitem id="j1h5t"></menuitem></dfn></sub>
       首頁 >> 傳媒視角

    傳媒視角

    【科技日報】打造山水林田草生命共同體 讓三江源扛穩“野生動物樂園”大旗

    發表日期:2022-05-10所辦公室來源: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放大 縮小

    可可西里雄性藏羚羊 本報記者 張蘊攝

      20世紀80年代,整個青藏高原僅存藏羚羊約7萬只。如今經初步測算,青藏高原藏羚羊現存約30萬只,增長率在世界絕無僅有,這是我國保護野生動物、保護三江源顯著成效的最佳映照。

      趙新全 中國科學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研究員

      雖然春的腳步已踏入青藏高原,但長江源頭第一條冰川姜古迪如仍是浩瀚雪山冰川覆蓋下的白色世界。今年3月,春季長江源科學考察小組,從青海省西寧市啟程,向著目的地——長江源頭出發??瓶夹〗M首席專家、中國科學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以下簡稱西北高原生物所)研究員、中國科學院三江源國家公園研究院學術院長趙新全在微信朋友圈也開始實時發布出行動態和考察發現。

      這次考察是西北高原生物所、青海省科技廳、青海省水利廳、青海極地生態環境有限公司聯合對三江源區可可西里,長江源區當曲、布曲、旦曲、沱沱河等進行的綜合科學考察,科考隊員在平均海拔4500米的青藏高原對三江源區河道湖泊、水環境、水生態、野生動植物采集取樣,考察長江源頭冰川、冰板、冰塔林、水溶洞等演化形成和冰川末梢退縮情況。

      此前,隨著野生動物保護的加強,生態環境的改善,三江源無人區野生動物數量成倍增長,引發了不少業內人士擔心可可西里將不堪重負。4月26日,趙新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獨家專訪時表示,從此次科考的情況來看,盡管野生動物數量比20年前增加了2到3倍,但目前野生動物數量仍在草地合理承載力范圍之內,我國對三江源生態的保護是成功而卓有成效的。

      青藏高原冰川退縮,長江源生態敏感脆弱

      科考之行第一站,便是探訪長江源頭第一條冰川。趙新全介紹,位于青藏高原腹地唐古拉山脈的格拉丹東雪山是由21座雪山組成的雪山群,海拔高6621米,是唐古拉山脈的主峰。在格拉丹東雪山周圍發育有69條現代冰川,最著名、也是最大的要數沱沱河源頭的姜古迪如冰川,它也被公認為長江源頭。

      科考隊員發現,逐漸變暖的全球氣候,使這條冰川表層正發生液態變化?!斑@里是冰雪世界、長江源頭,也是野生動物的樂園、牧民世居地,全球變暖及人類活動對該區域產生著深遠的影響。管理好冰川上的草地,使其上的野生動物數量處在合理范圍之內,事關大局?!?/p>

      科考隊張永研究員表示,在全球變暖的大背景之下,整個青藏高原的冰川幾乎都在退縮。雖然通過遙感觀測發現,從物質平衡角度看,長江源頭冰川補給在增加,但冰川退縮也在增加。而冰川持續退縮會帶來嚴重后果,短時期看河流徑流會增加,隨著退縮加劇,最終導致河流徑流減少甚至斷流,造成土地沙化。

      “這里是我國大江大河的發源地,因此我們有責任把長江上游生態環境保護好,認識冰川、考察冰川變化是我們做好生態環境保護的第一步?!壁w新全說。

      可可西里整體變綠,野生動物成倍增長

      科考隊伍抵達趙新全團隊兩年前在可可西里建設的長期監測樣地時發現,圍欄內外植被覆蓋度、種類組成、地上生物量差異不顯著,這也預示有蹄類野生動物牧食在合理承載范圍之內,遙感資料也證實可可西里在變暖變濕,野生動物數量增加背景之下,可可西里正整體變綠。

      神秘的可可西里,是一片與世隔絕的獨特生態系統,其演化揭示了青藏高原生境狀況。由沱沱河(唐古拉山鎮)出發返回格爾木途中,生物考察小分隊與往年一樣,進行采集動物糞便及其他生物樣品,測定不同草地類型地上生物量等工作。一路有蹄類動物隨處可見,科考隊員表示,這里的野生動物越來越“野”。

      趙新全介紹,約百年前,青藏高原藏羚羊數量為100萬只,20世紀80年代藏羚羊數量曾跌入低谷,可可西里及周邊地區藏羚羊僅存2萬只,整個青藏高原僅存約7萬只。如今經初步測算,青藏高原藏羚羊現存約30萬只,增長率在世界絕無僅有。20年內一種野生動物種群恢復數量達3倍之多,是我國保護野生動物、保護三江源顯著成效的最佳映照。

      但三江源無人區野生動物數量的成倍增長亦引發了不少業內人士的擔憂,這一趨勢是否會引起草地過載?趙新全表示:“目前野生動物數量仍在草地合理的承載力范圍之內。也曾有人擔心青藏高原沒有大型食肉動物,食草動物會大量繁衍,可可西里將不堪重負。但近兩年來,狼、熊數量增加,據研究統計,三江源國家公園目前約有1萬只狼,這證明了保護區內生態系統正在經歷自然調節的過程?!?/p>

      兼顧生物資源多樣性,提升草地生態價值

      野生動物不斷增多,屢屢與家養動物“爭草場”。對此,科學家們正通過考察有針對性地解決這一問題。

      趙新全介紹,草地是長江源主要生態系統,是山水林湖田草沙冰中間體、聯合體,是植物、動物、微生物生存的重要場所,是自然生態系統向人類生態管理系統的過渡。保護三江源生態環境要將景觀草地、放牧草地、栽培草地在區域中結合起來,發揮區域耦合優勢,形成山水林田草生命共同體。

      此次科考發現,三江源野生動物與家養動物重疊地區的草地依然在退化。趙新全統計發現,家養動物數量約是野生動物的4至5倍。這就意味著,三江源各類有蹄類野生動物和家養動物一樣吃草,藏野驢、野牦牛、藏羚羊、黃羊這4類野生動物和家養動物生活在同一生境。

      草地管理核心是野生和家養動物的牧食壓力?;诳瓶假Y料,趙新全提出了“多功能管理目標和框架”,即協調、兼顧草地動物、植物、微生物等生物資源多樣性,集成現代科技成果與高新技術,提升草地生態系統的生態價值、生產價值和文化價值,統籌區域生態資源、氣候資源、草畜資源,構建資源空間優化配置及耦合的綠色發展模式,最終實現保護自然、服務人民、永續發展的管理目標。

      “在自然保護地內,草場局部超載后,首先要考慮減輕家養動物放牧活動,給野生動物更大空間?!痹谮w新全看來,高海拔脆弱帶應逐漸減少放牧干擾,在保護國家公園脆弱生態系統和生物多樣性基礎上,促進整個區域牧民生活、畜牧生產和生態系統的穩定、協調、可持續發展。

      三江源生態系統中,牧民以及牧民的放牧行為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減少家養動物放牧,意味著牧民生產、生活將受到影響。為此,三江源國家公園創新“一戶一崗”生態管護員制度,使園區內1.7萬戶牧民放下牧鞭保護公園。但當地畜牧業生產活動不能完全停擺,趙新全表示,江河源頭自然保護地內畜牧業生產應該屬于非商業活動,牧民不能因此而返貧,必須進行生態補償,要建立完善自然保護地的生態補償機制,加大生態補償。另外,要把過剩生產功能向保護地外轉移必然有損失,這也需要通過生態補償去解決。

      來源:科技日報20220510(第06版)

    附件:
    秘?秘密入口导航宅男,寝取出轨人妻中文字幕,爆乳女教师被耻辱调教视频

    <sub id="j1h5t"><listing id="j1h5t"><menuitem id="j1h5t"></menuitem></listing></sub>

    <address id="j1h5t"><address id="j1h5t"><listing id="j1h5t"></listing></address></address>

    <form id="j1h5t"></form>

    <address id="j1h5t"></address>

      <address id="j1h5t"><listing id="j1h5t"></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j1h5t"></address>

      <sub id="j1h5t"><dfn id="j1h5t"><menuitem id="j1h5t"></menuitem></dfn></sub>